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告:百度最新关键词《四川耍耍网》《四川逍遥网》
四川耍耍网 门户 科技 查看内容

软银中国已投资商汤科技10亿美元,将商汤估值抬至60亿美元

2018-9-10 17:06| 发布者: 左二爷| 查看: 196| 评论: 0|来自: 成都耍耍论坛www.chengdushuashua114.com

摘要: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4年至今,商汤科技共经历8轮融资,融资总额已超过20亿美元,被业内戏称“融资机器”。能融资,更能“烧”钱,商汤科技做底层技术,铺大摊子,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赋能百业”,并已经进入安 ...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4年至今,商汤科技共经历8轮融资,融资总额已超过20亿美元,被业内戏称“融资机器”。能融资,更能“烧”钱,商汤科技做底层技术,铺大摊子,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赋能百业”,并已经进入安防、金融、手机、自动驾驶、零售等领域,并将业务拓展至日本、东南亚等地区。商汤科技副总裁柳钢对此的解读是:“领域虽不同,背后都有一个理念,就是对行业特定场景做提炼之后,找到共性、突破技术,再将技术回归行业。”


  不仅如此,商汤科技已经开始对外输血,进行投资布局。目前商汤对外公布的投资项目包括51VR、禾连健康、苏宁体育、影谱科技,实际上商汤已投资7个项目,计划投资标的还包括AI芯片、医疗、物联网、手机和互联网、游戏等。

  虽然成立不到4年,商汤科技的业务发展、融资速度与估值涨幅都异常迅猛,最耀眼直观的数据就是估值。可是,商汤科技真的值60亿美元吗?几年来,对估值的评估指标一直在变化,从用户数量、趋势到数据和人才,越来越虚无缥缈不可量化。要看到底值不值60亿美元,不妨重新认识一下这家业内估值最高的AI独角兽。

  开局

  用户数量曾经是判断互联网公司价值的重要指标,2014年美股上市的阿里巴巴,融资额屡创新高的美团、滴滴、小米等公司都是这一指标的“优秀代表”。但是人工智能公司的客户以企业为主,用户数这一指标也因此变得更加复杂而难以适用。

  商汤科技同样成立于2014年,人工智能的风口还没有到来。旷视科技在AI领域崭露头角,先后获得联想、创新工场、蚂蚁金服等的投资,在心态和资金上,当时AI界的“霸主”旷视科技没有想到,年末成立的商汤科技将用两年时间,从融资额、业务拓展速度等各方面迅速赶超旷视。

  联想创投宋春雨从前同事徐立处得知商汤科技成立,马上警觉起来。作为旷视科技的天使轮投资方,联想创投已经尝到了甜头:不到三年间,旷视的估值从最初不到3000万人民币涨到2亿美金,如果另一家有潜质的科技公司出现,他不会放过早期进入的机会。宋春雨马上让投资总监联系商汤科技。阴差阳错的是,这位投资总监没有联系到汤晓鸥或徐立,而是找到了当时宣传稿满天飞的linkface,并且错将linkface当做了商汤科技,在和其四位“美女创始人”中的一位深聊后,否掉了项目。

  有错过便有相遇。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在媒体上看到由汤晓鸥领导的计算机视觉研究组发表的论文。当时这个小组开发了一个名为DeepID的深度学习模型,在LFW(Labeled Faces in the Wild)数据库上获得了99.45%的识别率,超过了人眼识别的精准度和Facebook的同期算法。为更多的了解DeepID深度学习模型背后的团队,牛奎光动身前往香港拜访了汤晓鸥领导的实验室。这一次拜访之后,很快,IDG决定成为汤晓鸥团队的天使投资人。

  有了资金做弹药,商汤科技选择在移动互联网App打响炮火。一位投资人告诉新浪科技,当时旷视科技CEO印奇认为移动互联网App价值不大,既赚不到钱也无法获得更多有效数据,于是战略性地选择放弃,由此给了商汤一个切入点,移动互联网娱乐也在日后成为商汤科技的一个强势领域。

  日常生活中大众对“完美自我”的追求,让美颜、瘦身等功能成为拍照、网络社交功能的刚需。商汤科技深入研究这一领域,将识别技术从人脸识别延伸到肢体、背景等识别,并将AI技术与AR技术相配合打造平台,技术应用从相册、美颜修图拓展至直播、短视频等载体。“在这个领域,市面上你能想到的公司都是我们合作伙伴。”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杨帆自信地对新浪科技说道,国内的微博、美图,国外YY旗下Bigo等都是商汤科技客户。

  从客户覆盖率来看,商汤科技确实不低,但有趣的是,许多公司如美图、vivo、OPPO等,可以同时是商汤、旷视、图普科技等多家看起来同类型技术厂商的客户,原因之一在于业务线不同:美图的美颜等功能取自商汤科技的SDK,审查功能取自图普科技的API,美图手机的面部解锁技术则来自旷视的技术解决方案。vivo、OPPO同样如此:OPPO线下门店摄像头识别解决方案来自图普科技,vivo手机面部解锁则根据机型不同分别来自商汤和旷视——在这一点上,手机厂商最为不“专一”。

  vivo旗舰机X20的人脸识别技术来自商汤科技,海外市场如印度地区手机应用的人脸解锁技术则来自旷视。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曾向媒体透露,这种分区域、分品牌的制衡对手机公司而言,可分摊供应商过于集中的风险;商汤、旷视则会战战兢兢,唯恐落后,拼尽全力。而进入手机市场的技术厂商,绝不止商汤旷视两家。而当新浪科技就安防领域落地项目数量是“200家”还是“150家”向商汤科技询问时,副总裁杨帆的回答模棱两可。直言之,从官方宣传的客户数量来看,难以判断其真实价值究竟几何。

  风口来临

  2016年谷歌AlphaGo对弈人类棋手大胜,人工智能概念一夜间家喻户晓,并成功将国内人工智能公司推至风口浪尖。从那时起,AI便成为了普罗大众眼中的未来趋势。商汤科技也踏着这股趋势,跳上了融资的快车道,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天使轮之后,商汤科技在融资方面沉默了一年多,2016年,经融360 CEO叶大清介绍,其股东Star VC结识了商汤科技。这家由任泉、李冰冰、章子怡、黄渤、黄晓明等联合成立的真明星资本想要甩掉“娱乐”标签,在挑选项目时刻意避开娱乐、消费项目,转而对高科技公司有着特别的热情。在双方深入接触后,Star VC独家完成了商汤的A轮投资。

  初见汤晓鸥,Star VC总裁韦魏的第一印象是“比想象中年岁要大”,但是当汤晓鸥和Star VC创始合伙人任泉、韦魏谈起产品应用,思维却非常年轻化,美颜、人脸相机等已落地商业应用都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产品。韦魏告诉新浪科技,商汤科技从成立时起就不便宜,刚成立一年的Star VC当时并不想“吃独食”,但是在试图联系几家VC机构共同入股失败后,不愿错过机会的Star VC最终成为商汤科技A轮的唯一资方。

  A轮过后没多久,发生了一件轰动全球的事件:人类大败AlphaGo对弈,彻底颠覆了普罗大众对人工智能的想象与认知,直接带动人工智能成为风口,商汤科技等公司融资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

  半年后的B轮,IDG、Star VC继续跟投,鼎晖和万达加入。据公开资料显示,鼎辉投资合伙人王树于2006年加入鼎晖,参与创办鼎晖创投,而此人之前,正是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及IDG广东太平洋技术创业投资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万达被列为商汤科技B轮主要投资机构之一,但是据接近万达内部人士透露,万达投资实际是财务顾问的角色,通过这个角色获得了实际投资商汤基金的一定比例的LP份额,目前所有份额已经转让,转让和份额实际落地都在今年完成。

  B轮总计1.2亿美元,在融资额上以绝对优势超过了1亿人民币B+轮融资的旷视科技,商汤科技风头一时无两,名动创投圈。也许是马太效应,此后商汤融资越发顺利,B+轮仅公开进入的投资方就有十几家,资金来源覆盖VC、券商、传统企业资本及个人等多种形式,争抢之势可见一斑。

  其后两年,海外的高通、淡马锡等纷纷入局,阿里成为C轮领投。据知情人士透露,腾讯和阿里当时都在积极接触商汤,无论腾讯出怎样的价格,阿里都会以提高价格的方式逼退腾讯。据媒体报道,最终阿里以15亿人民币10%的股份强势进入,但是商汤否认了这一说法。

  这一时期,疯狂吸金的不止商汤科技:去年10月,旷视科技获得4.6亿美元C轮融资;11月,云从科技获得5亿人民币B轮融资;今年4月,商汤科技获6亿美元C轮融资,5月底,再获6.2亿美元C+轮融资;6月中旬,依图科技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7月再获得1亿美元融资。据风投调研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有152亿美元资金流向AI初创企业,中国AI创业者获得了73亿美元投资,占比为48%。其中,对AI企业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面部识别与芯片领域。资本流向最能说明什么叫“趋势”,“哄抬物价”必然会抬高估值,可是实际市场撑得起这份估值吗?

  市场难题

  当人们谈起人工智能市场,总喜欢用“亿万级”来形容,仿佛遍地黄金,任君捡拾。事实上这一市场困难重重,面临诸多挑战:新技术亟待突破,旧势力固守地盘,市场价格缺乏标准统一等诸多问题,无不显示人工智能创业未半,远没有达到成熟。

  首先,新技术变革必定面临旧势力的阻挠。以安防领域为例,技术厂商在卖了一段时间解决方案后不满足于只做软件,纷纷向软硬一体转化。但是不论卖软件还是硬件,都面临牢牢占据市场多年的海康大华的顽强据守。而各市、县政府都拥有独立财政计划,每一次合作都需要一个一个重新洽谈,可想而知安防业务的推进对创业公司来说何等艰难。在此现状面前,把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在安防的份额都加起来,和海康大华所占仍无法相比。

  互联网三座大山BAT也不是省油的灯,除了通过入股控制创业公司,BAT也在内部设立了各种独立部门妄图阻截外部新公司的竞争。在某直播平台审核功能的招标PK中,某科技公司的技术表现虽然远好过其竞争对手腾讯绿网,但由于腾讯是该直播平台股东,所以平台在使用该科技公司产品的同时,也同意开放测试给绿网,两套系统切换使用。在一线工作中,政府、资方关系等也在考验着创业公司的BD。

技术方面,人脸识别技术并未达到宣传稿中写的那么精准:手机解锁式的主动识别当然可以做到快而准确,但是通过摄像头对指定人的被动搜索,会因光线、角度、帽子口罩等遮挡物对识别结果造成极大干扰,电影中“天眼”即刻定位并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这是技术水平仍待提高的领域,另一些现有技术水平已经满足需求的行业,市场红利在不断递减。比如两三年前,商汤科技刚开放美颜及效果接口时,某著名直播平台要花160万/年费用购买,现在降至40万/年;在几年前,车牌识别每一路段收费几千元,发展至今,价格已经跌至五十元。随着技术发展、新功能的普及以及竞争对手的增加,AI产品价格也会大幅降低。

  虽然AI是大势所趋,但是具体到公司发展,客户数量不明,市场一片混战,根本无法理性判断AI公司估值。这时有投资人向媒体表示,商汤的高估值存在合理性:“AI之争是人才跟数据的争夺,在大家都没有得到全面的市场验证的情况下,人才跟数据是重要的考量标准。”那么, 在数据是不透明变量的情况下,要多少个人才可以撑起60亿美元估值?

  估值易抬,大饼好画,但是饭还是要一口一口的吃。站在风口,趁势涨价是公司本能,但是还应看到,AI创业路依然遍布荆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四川耍耍网

GMT+8, 2018-9-23 20:54 , Processed in 0.0744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成都耍耍网

© 2001-2013 逍遥科技网络

返回顶部